银亿债务危局:负债超400亿,多机构踩“雷” 发布时间:2019-11-08 15:15:29

惠凯财经红色期刊

自2018年实施新的资产管理法规和金融去杠杆化以来,银行贷款被切断,股票价格暴跌。这不仅导致了杜南、广信等民营企业的债务危机,甚至使宁波伊尹集团陷入债务危机。目前,伊尹集团(不包括上市公司)和圣伊尹的债务总额接近500亿元。在伊尹债务危机中,不仅有大量金融机构参与,而且灵活的私募也被锁定,包括薛莹资本和博多基金等知名机构。

自2017年以来,浙江民营企业债务危机一直较为集中。继杜南、广信等民营企业的债务危机之后,宁波伊尹集团的债务危机也在2018年底爆发。

据《红色周刊》记者获得的信息,银行集团(不包括上市公司)负债约360亿元,而st银行负债110亿元,总负债近500亿元。

尽管债务负担沉重,但伊尹仍拥有大量房地产、矿产和上市公司资源,其中圣伊尹能否成功保护其外壳至关重要。目前,伊尹集团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来保护壳牌公司,如将资产转移到圣伊尹以清偿债务。然而,一些债券持有人质疑伊尹涉嫌通过转移资产偿还债务来逃避债务。

负债总额超过400亿英镑

自2017年以来,民营企业债务危机日益严重,其中山东和浙江最为严重。就浙江而言,杜南、广信、伊尹和最近债券违约的三位领导人相继见证了资本链的断裂。他们各自的债务规模通常高达数百亿英镑,震惊了市场。

《红色周刊》此前发表了一篇题为“广信债务危机”的文章,专门报道广信控股集团有数百亿债务,正在努力自救。今天,伊尹的问题与广信控股公司的债务危机非常相似。

伊尹集团位于浙江省宁波市。实际的控制者是熊徐强。官方网站信息显示,该公司成立于1994年,是一家专注于制造业、房地产和贸易的综合性集团。调查显示,伊尹集团有16家子公司,其中伊尹控股是主要的股权平台之一。据官方网站报道,伊尹集团2017年实现销售收入783亿元,利税40亿元,曾在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排名第61位。

自2014年以来,伊尹集团在保持房地产等传统业务的同时,也大举进军国际高端制造业,收购美国arc汽车公司、日本aleph公司、比利时punch公司等。与此同时,伊尹集团在资本市场也做出了巨大努力。除伊尹股份(000981.sz)借壳上市外,伊尹控股还于2014年通过收购成为康强电子(002119.sz)的主要股东。2016年,伊尹控股赢得河池化工(000953.sz)。

然而,在企业蓬勃发展的同时,风险也在迅速积累。2018年下半年,伊尹集团和伊尹集团控股的上市公司的风险开始陆续暴露。2018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上市公司股东应占非净利润为1.57亿元,同比下降近70%。2018年11月,中信证券认为伊尹股票的大股东股权质押比例较高,货币基金组织出现下跌,并在观察名单上列出了伊尹股票、1.5伊尹01等相关债券。11月中旬恢复交易后,伊尹股价在两个月内下跌了一半。2018年12月,伊尹控股宣布将伊尹5%的股份转让给宁波发展投资集团,以10.34亿元偿还贷款本息。2018年12月底,伊尹股票宣布15亿伊尹债券销售未能偿还3亿元,债务危机爆发。

伊尹集团的总债务是多少?

今年1月,伊尹召开了债权人会议。据记者获得的会议纪要显示,截至2018年底,伊尹控股的债务总额约为360亿元(不包括上市公司),其中200亿元是欠银行的。在三家上市公司中,st银行的债务最高。公告显示,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末,st银行的债务总额为111亿元,其中2015年底以来发行的7只债券中有4只出现了实质性违约,当前余额为18亿元(风数据)。根据这一估计,伊尹集团的债务总额可能超过450亿元。

那么,数百亿美元的债务从何而来?

根据上述文件,伊尹集团的资金主要投资于其上市公司和海外收购:美国汽车安全系统制造商arc和比利时自动变速器制造商邦奇投资160亿元,山西煤矿资源投资80亿元,广西镍冶炼投资40亿元,宁波工厂投资50亿元,圣和华投资18亿元,康强电子和宁波伊利福电子投资30亿元,其他资产投资近50亿元,合计约400亿元。公开信息还可以证明,2016年8月,伊尹集团通过其间接全资子公司东方益生等,以9.48亿欧元(约合74亿元人民币)成功竞购比利时邦奇100%的股份。2017年6月,伊尹宣布将斥资80亿元收购邦奇。

为什么十亿银元债务危机爆发了?

会议纪要显示,主要原因是新资本管理规定下金融去杠杆化股票大幅下跌(st Silver市值下跌逾300亿元),直接原因是银行贷款中断。公司近期没有新增资本,尤其是2019年1月,100亿元银团贷款未获批准,业务模式失败。

《红色周刊》记者了解到,伊尹的商业模式如下:集团借入资金,以现金购买海外资产,将集团资产装入上市公司,通过质押上市公司股份偿还集团债务。上述会议纪要显示,“公司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因为股票质押率不到1:1,会出现资金缺口,股价会崩溃,补货会占用大量资金,银行贷款中断不会有新的增量资金”。

东吴证券薛莹“踏上惊雷”

在数百亿银元债务中,债券是大规模发行的。伊尹控股、圣伊尹和宁波伊尹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都是债券的主要发行人。风显示,上述三家机构的债券持续58亿元,其中伊尹控股发行的16银空02等5家债券依然存在,总规模约为30亿元。

《红色周刊》记者从一家机构持有者处了解到,伊尹债券最大的单一持有者是薛莹资本,规模约为10亿元人民币。据官方网站消息,薛莹核心人物郑宇是郭盛证券自我管理部门的负责人,在股票和债券投资方面有丰富的经验。私募数据显示,薛莹资本的净值在2016年11月达到历史新高,此后一直在向下波动,未能超过2016年底的水平。基金行业协会的数据还显示,薛莹资本发行的大量基金将于2018年结束。此外,根据朝阳的可持续数据,薛莹位列100亿私募股权投资者之列。

值得注意的是,据财新网报道,薛莹资本也是结构性债券发行的大投资者,并收取回报。此外,薛莹资本也卷入了*st中国的债务纠纷:今年6月,*st中国宣布其子公司北京郭蕊民和投资于2018年购买了2亿元的薛莹吴钩18号基金(郭蕊民和投资也是薛莹吴钩18号的主要持有人),基金份额已被长城鑫盛信托冻结。根据上述公告,薛莹吴钩18号主要投资债券,其中债券基金市值约为2.86亿元。《红色周刊》的记者表示,他打算通过邮件和电话对上述问题进行采访。一名男性员工说“公司最近无意面试”,并匆忙挂了电话。

博多基金也被怀疑加重了雷·伊尹的债务。博多投资于2013年由中国基金业资深人士莫泰创立。莫言曾在证监会工作,后来担任施罗德基金总经理和重阳投资总经理。近年来,监管部门放松了对公开发行设立的审查,“私募向公开发行的转移”正在迅猛发展。博多投资还在2017年获得了公开发行基金许可证。然而,博多在过去两年的债券违约浪潮中也踩了一些“雷声”。例如,2018年申请破产重组的山东鸿业化工集团,据《红色周刊》记者独家持有的材料显示,博多投资及其管理的田弘基金博多债券多战略资产管理计划和博多基金已经债权超过2亿元。然而,关于银行债务,博多基金(Bodo Fund)的员工在电话中告诉记者,银行债务“似乎已经还清”。此外,东吴证券的资产管理计划也持有17亿元人民币,约合5000万元人民币。今年5月,苏州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苏州证券对该行10亿美元债务提起的诉讼。

需要注意的是,宁波伊尹房地产债券发行平台是浙江股权交易中心,股权交易中心下的浙江投资是产品信息展示和销售的具体平台。由于股权交易中心不是交易所,虽然1.6宁波伊尹债是私人募集的,但持有人当中有很多个人投资者,而1.6宁波伊尹债的到期部分能否支付仍不确定(目前,11亿宁波伊尹债的存续规模约为11亿元)。

在股权质押方面,wind数据显示,自2017年以来,st银行的股东已经频繁质押。例如,四名股东西藏银行投资向中国银行宁波分行质押2.98亿股,两名股东银行控股向天丰证券质押数千万股,三名股东熊继凯(熊徐强之子)向工商银行宁波分行质押7000万股。上述承诺尚未解除。目前,st银行股价已跌至1.5元/股,大部分质押品已售罄。例如,圣伊尹去年9月宣布,熊继凯向包括云南信托和沈万鸿源在内的五家机构承诺的股票面临被迫减持的风险。天丰证券今年2月的公告也证明,伊尹控股2018年8月向天丰证券质押的2845万股圣伊尹股票低于最低履约担保线,而伊尹控股未能履行补充担保义务。随后,天丰证券向法院起诉伊尹控股公司,要求偿还本金和利息共计1.5亿元。

“奇怪”的股权变更:纠纷逃避债务

对于如何解决债务风险问题,振兴伊尹资产至关重要。目前,伊尹集团拥有许多土地资产、矿产和上市公司资源——例如山西的煤矿资产,总估值为60亿元。如果能整体出售,伊尹预计将获得20亿元资金。广西镍冶炼资产股权转让,但由于锂电池市场不好,这种资产处置困难;为振兴宁波城市土地资源,330亩土地正在规划调整中。如果能从工业改为商业和住宅,改造后的价值可能达到60亿元。

尽管伊尹已经申请破产重组,但一些债权人仍担心伊尹控股只是一个股权平台,其主要资产是所持有的股权资产,现金和实物资产较少。就在最近,伊尹体系下的股权资产也经常发生变化。7月底,圣伊尹宣布其第二大股东伊尹控股公司计划使用其全资子公司宁波聚艺佳持有的普华永道100%股权来抵消其部分上市公司股份,而圣伊尹将使用其全资子公司浙江银豹收购普华永道的全部股权。换句话说,伊尹控股最初通过贾居易持有普华永道100%的股权获得康菲石油的实际控制人地位。股权转让后,康菲石油公司将被转移到圣伊尹,使股权关系进一步复杂化。

"康强电子相当于原来的三级子公司,现在已经成为四级子公司."机构债权人的代表这样评论,这相当于丰富了史蒂尼的资产,从而将史蒂尼从房地产业务扩展到半导体材料领域,“但这也侵犯了史蒂尼控制的债券持有人的利益”。

为什么伊尹会安排这样一个“神圣的行动”?

上述债权人代表表示,他们的行动可能是为了逃避监管,举行债权人会议,并将资产转移给上市公司。"我们也通过圣伊尹的公告了解到了这一点."《红色周刊》记者获悉,一些机构债券持有人强烈要求召开股东大会,公布伊尹债务和资产的详细情况。

圣银行很难保护它的外壳。

伊尹部分债券尚未正式到期,如16银川02,目前余额12.4亿元,将于2019年11月初还本付息。一些债券持有人告诉《红色周刊》记者,发行人发行的其他债券此前已经回购并违约。目前,不排除在16个银行收费02到期后违约的可能性。

目前,浙江法院尚未任命破产管理人,但《红色周刊》记者从债权人那里了解到,金杜律师事务所是最有前途的破产管理人。金杜律师有破产方面的经验。例如,它曾是重庆钢铁公司的破产管理人。

参考历史案例,一个里程碑式的债务重组计划是东北特钢:其总债务接近400亿元。据中国法学会银行法律研究会秘书长、龙安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潘平绣称,东北特钢共332亿元债务被“转换为股份”。潘平绣表示,债转股仍然是最现实的债务处置计划。“如果改制企业已经上市,可以通过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将改制企业纳入上市公司,实现整体上市”,债权人获得的股权也可以通过资本市场收回。

在伊尹控股旗下的三家上市公司中,圣伊尹的成交量最大。《红色周刊》记者了解到,自去年年初以来,st Silver的股价已从14元以上降至3元左右,股票质押已占用大量资金补充头寸。当时,根据银行的评估,如果股价能回到8元,流动性危机就能得到解决。对此,伊尹也提出了两个策略:(1)股权转让引入国有企业争取投资,伊尹控股还以10亿元的对价将圣伊尹5%的股权转让给宁波投资,以偿还宁波投资的贷款本息;(2)债转股,这将在几年内回购股份,以确保债权人退出。然而,随着债务危机的加深,st银行的股价现已跌至1.5元。此外,圣伊尹最近宣布,预计全年亏损2亿元,有从名单中除名的风险。

上述债券持有人告诉《红色周刊》记者,该行的主要任务之一是“清账保本”,确保其不退出市场。“熊老板在最近的会议上也表示,他将尽最大努力改善上市公司,引入竞争性招标。”然而,一些债权人告诉《红色周刊》的记者,“本质上是为了捞一笔。熊徐强没有提出任何具体的计划。”

总的来说,发生在伊尹的悲剧不是一个单一的案例。广信控股也遇到了这些问题,该公司在2018年底遭遇了债务危机。这两者之间有很多共同点,这些共同点对于浙江的许多民营企业来说也是共同的:周晓光和熊徐强分别作为广信和伊尹的实际控制人,在公司中拥有很大的话语权。大股东拥有绝对的控制权。目前,广信控股集团持有圣广信62%的股份,熊徐强和协同各方持有圣伊尹近70%的股份。在业务方面,它热衷于资本运营和债务扩张,并将在2014年至2016年期间进行密集运营。例如,圣广信将在2016年借壳上市,伊尹也将在2014年至2016年赢得康强电子和圣河花。在公司治理方面,大股东侵害上市公司利益的现象屡见不鲜。

正是上述共性的存在,如果浙江民营企业不能吸取教训,并不排除在未来更严格的财务管理背景下,相关公司的债务爆炸仍会发生。记者们还联系了伊尹,表达了他们对采访的要求,但截至发表之时,尚未收到任何回复。《红色周刊》将继续关注伊尹破产重组的进展。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上海快3投注 陕西11选5 秒速赛车app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

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