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鲁、哈佛等捐赠基金收益腰斩 藤校基金为啥失利? 发布时间:2019-11-08 21:10:54

耶鲁、哈佛、哥伦比亚捐赠基金收益减半!常春藤联盟基金投资失败的原因?

常青藤联盟(以下简称“常青藤联盟”)捐赠基金是资产管理机构争夺的“黄金所有者”。耶鲁捐赠基金被专业投资者称为长期投资的成功典范,其创始人大卫·史提芬逊被称为机构投资教父。

但在2019财年,藤捐赠基金的表现恐怕会令人失望

截至10月9日,2019财年(2018年6月30日至2019年6月30日)七家学校捐赠基金公布的回报率均同比下降,跌幅最小的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也下降了近1个百分点。耶鲁、康奈尔、哥伦比亚和其他学校都同比下降了一半。

分析师指出,美国境外高配置股票市场和低配置股票市场可能是腾晓基金收益率大幅下跌的主要原因。然而,从长远来看,以耶鲁为代表的藤校捐赠基金仍有很好的表现。

然而,耶鲁捐赠基金反对教条化耶鲁模式,认为我们不应该盲目相信耶鲁模式。2019年8月在耶鲁暑期学校,耶鲁投资办公室现任首席投资官查尔斯·埃利斯警告中国学生:“不要向我们学习。”

回报率急剧下降。

截至10月9日,八个常青藤联盟捐赠基金中的七个已经宣布了2019财年的收益。中国证券报(ID:XHSZB)记者根据公共数据统计,与上一财年相比,七所藤类学校捐赠资金的收益率均有所下降。

耶鲁大学2019财年的回报率从上一财年的12.30%下降至5.70%,仅次于康奈尔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披露其业绩的七所藤条大学。哈佛捐赠基金2019年的收益率仅为6.50%,而2018年为10%。

目前,哈佛大学的捐赠基金是藤类学校中规模最大的——截至2019年6月30日,管理规模超过400亿美元,耶鲁大学的捐赠基金排名第二,规模超过300亿美元。

收入下降的不仅仅是排名前两位的藤校捐赠基金。

康奈尔大学捐赠基金2019财年的收入仅为5.30%,低于前一年的10.60%。《机构投资者》杂志称,在过去十年中,康奈尔大学捐赠基金的年回报率仅为4.8%,而在过去十年中,美国大学捐赠基金超过10亿美元的平均年回报率为6%。

哥伦比亚大学捐赠基金2018财年回报率为9.00%,2019财年降至3.8%,目前排名垫底。哥伦比亚大学校长直言不讳地表示,他对2019财年的结果感到失望。该校捐赠基金首席投资官刚刚上任两年,他的任期可能充满挑战。

与美国市场的低匹配度或主要原因

为什么藤校捐赠基金的收益在2019财年下降?

分析师表示,部分原因是新兴市场和非美国发达国家在此期间表现不佳,而捐赠基金往往基于多元化考虑,将相当一部分资产投资于美国境外,这可能会影响它们的回报。此外,康奈尔大学捐赠基金等个人捐赠基金的首席投资官(chief investment officer)近年来变化频繁,管理上的变化也可能影响他们的投资业绩。

彭博分析指出,从2018年6月30日至2019年6月30日,耶鲁对美国股票的投资过低,仅占3.5%,而对美国以外股票的投资占15.3%。在此期间,海外股市输给了美国股市,这可能会影响耶鲁捐赠基金的收益。

在过去30年里,耶鲁捐赠基金不断减少对美国国内证券的投资。1988年,耶鲁大学捐赠基金将65%的资金投资于美国国内股票或债券,但现在投资于美国国内股票或债券的不到5%。

根据研究机构“马尔可夫过程”(markov process)的数据,2018年7月至2019年6月期间,美国以外发达市场的平均回报率为1.1%,新兴市场的平均回报率为1.2%,而同期美国股票的平均回报率为10.4%。

耶鲁大学投资办公室认为,由于股票和债券交易市场成熟透明,价格发现已经非常充分。然而,不透明的私募股权市场和不完善的价格形成机制可能会为活跃的投资者找到超额回报的机会留下更多空间。

耶鲁捐赠基金还率先将大学捐赠基金大量分配给私募股权基金。目前,耶鲁捐赠基金通过私募股权基金投资公司,包括脸书、领英和推特。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战略之都的创始人张磊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耶鲁捐赠基金工作。这一经历为张磊后来的投资生涯奠定了基础。当高启的资本投资JD.com时,缓解了JD.com扩张的迫切需要。高启资本最重要的有限合伙人是耶鲁大学捐赠基金。

不要盲目相信耶鲁模式

尽管2019年回报不佳,但从长远来看,耶鲁捐赠基金的表现非常光明。

截至2019年6月30日,耶鲁捐赠基金在过去10年的年收入为11.1%,而同期美国大学捐赠基金的年收入仅为3.9%。过去20年,耶鲁捐赠基金的年回报率为11.4%,而美国国内股市的平均年回报率仅为6.5%。

收入可观,基金规模大幅增加——在过去的20年里,耶鲁捐赠基金的规模从72亿美元增加到303亿美元,增幅超过三倍。

一些分析师得出结论,美国国内证券的低配置和私人股本的过度配置已成为捐赠基金最突出的特征。耶鲁养老基金的投资方式也被概括为耶鲁模式,成为全球养老基金、养老基金和家庭办公室的目标。

然而,耶鲁捐赠基金反对教条化耶鲁模式,认为我们不应该盲目相信耶鲁模式。

2019年8月在耶鲁暑期学校,耶鲁投资办公室现任首席投资官查尔斯·埃利斯警告中国学生:“不要向我们学习。”

查尔斯埃利斯认为,一个是每个组织都有不同的目的。以耶鲁捐赠基金为例。它目前的规模是300亿美元。捐赠基金的年度支出不到该规模的十分之一。这使得耶鲁能够在基金运作中承担更大的风险。对于量入为出的小基金来说,这是不可能的。

其次,耶鲁模式严重依赖私人股本,如私人股本基金。著名的私募股权基金有限。尽管著名的私募股权基金如著名的黑石和kkr有可观的回报,但它们不想要所有人的钱。他们更喜欢知名大型机构的资金。

第三,依赖私募股权市场的投资机构必须能够挑选出优秀的基金经理和产品。并非所有机构都有这种能力。

此外,查尔斯·埃利斯强调了耶鲁模式在夏季学院的不可复制性。埃利斯强调,耶鲁模式是耶鲁捐赠基金35年持续投资网络建设的结果。耶鲁在选择新的基金经理时从未吝啬过。最重要的是,它的创始人大卫·史提芬逊是不可复制的。

查尔斯埃利斯建议投资机构根据自己的目标和风险承受能力建立投资组合。布朗大学捐赠基金在这方面的表现值得称赞。

截至2019年6月30日,布朗的捐赠基金只有40亿美元。然而,尽管规模较小,布朗大学的捐赠基金近年来表现良好,在过去两年一直走在藤大学的前列——2019财年的收益率高达12.40%,遥遥领先。布朗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捐赠基金很好地对冲了美国股票,因此在2018年12月美国股票遭受重创时,它受到的伤害较小。

本文来源于《中国证券报》

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请访问金融网站(www.jrj.com.cn)

1分6合彩 甘肃11选5开奖结果 湖北11选5

v